秋语阁 > 致命亲爱的 > 第642章 642 先祖的警告

第642章 642 先祖的警告

?热门推荐:
????阮琦听了这话愕然,“在这?缝合?”

????“人在江湖飘,哪能不挨刀?万物备得全,挨刀也不嫌。我在户外多少年了,风里来雨里去的,难免会受伤,带全了药物和工具很正常。越是无人之境,就越要学着保命。”蒋璃说到这看着饶尊,眼神微微黯淡。

????“所有的万全,都是因为血的教训。”

????饶尊心口一恸,她指的是曾经的戈壁之行。相比那次的冒然,现如今的蒋璃,真的是在应对恶劣环境时有了前所未有的果决和经验。

????阮琦持续肝颤中,户外受伤紧急处理伤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可蒋璃断的是……手指头,在这缝合,条件允许吗?缝合技术ok吗?林林种种的不可能冲上脑子的瞬间,又被现实的无奈给压下来,这个时候也只能这么做。

????“死不了就行。”蒋璃将阮琦的担忧和迟疑看在眼里,轻声道,“接指是不可能了,所以尽可能保证不会恶化。放心吧,我奈何不了命运,但命运也同样奈何不了我。”

????“可是……谁来缝?我不会啊,而且,你看我的手。”阮琦朝她示意了一下,两只手都在微颤。

????蒋璃抬眼求助饶尊。

????饶尊的脸色始终没缓过来,加上这阵子晒得很黑,一冷着脸就更像黑面煞神似的。“不是挺能耐吗?我还以为你厉害得都能自己缝合了!”

????虽训着话,但手里没闲着,翻出蒋璃背包里的缝合器械包,展开。阮琦这么一瞧,嚯……这可不是普通的清创缝合包,堪比简易的外科手术器械包了,大小各类钳、圆针皮针、各类剪、刀柄、刀片、组织剪、骨刀之类,还有不少小型工具是她叫不上名的。

????怪不得蒋璃的包是所有人中最大最重的。

????止血止痛的药起了作用,蒋璃虽虚弱,但至少不像刚刚似的脸白骇人,她大有些谄媚状,笑对饶尊的呵斥,“我这不是不方便吗,再说了,论缝合经验,在场的估摸都赶不上你啊。”

????这也要源于饶尊的自小经历,当然,还是出自乔臻之口。话说是饶尊少年时冲浪,因为有美女的捧场,他就没少瞎得瑟,结果腿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。当时蒋璃听了饶尊的这段经历后没少埋汰他,笑话说一个冲浪高手能被浪板划伤,也算是让她开眼了。

????但听说当时饶尊受伤后没慌没忙,拿了缝合工具生生自己把伤口给缝上了,一直熬到去医院。那是一片野海,偏僻没开发,所以饶尊当时做了万全准备。听说当时乔臻都快心疼疯了,尤其是看到饶尊的那道腿伤被缝得歪歪扭扭的后,等饶尊伤口完全好了,乔臻二话没说请了个整形外科专家来家里,手把手教饶尊怎么把伤口缝合得既快又美观。

????阮琦闻言这话挺好奇,蒋璃刹不住闸,看着阮琦,“我跟你说,他当时是因为——”

????“你还想不想缝了?”饶尊喝了她一嗓子。

????蒋璃闭嘴,求人嘴软。

????阮琦斜眼瞅了瞅饶尊,不用说,肯定又是丢人现眼的事。

????“缝线的时候你得拉着点。”饶尊对蒋璃说。

????蒋璃一听赶忙拒绝,“不行不行,我自己下不去手!你缝合的时候我都不敢看的啊,千万别让我看……”

????阮琦噎住。

????饶尊气得一口血差点喷出来,“你剁手指头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,缝伤口你在这怂了?万物备得全,挨刀也不嫌吗?不敢缝合你带缝合包干什么?”

????蒋璃给出完全解释,“剁手指头那是逼上梁山,再说了,小来小去的伤口我自己处理没问题啊,这么大的伤口,我可不敢。”

????饶尊快被气出内伤了,转头看向阮琦。阮琦没辙,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????清洁消毒,缝合前的准备该做的一一做全,止血散虽好,但止血棉、止血带也是随时要上场,带来的止痛凝血注射也扎上了。缝合的时候,蒋璃一个劲地跟饶尊说,“你是被专业人士教过的啊,一定要给我缝得漂亮点啊,我手指头长得这么好看,就算掉了也得保持残缺美啊。”

????烦得饶尊恶狠狠地厉喝,“你给我闭嘴!信不过我,你就亲眼看着!”

????蒋璃扭头看向别处,爱怎么缝就怎么缝吧。

????其实这也算是饶尊处理过的最严重的伤势,再专业都不是医生,再加上阮琦这个半吊子,整个过程里她不仅是绷着神经,每次拉线的时候手指头都跟着疼,满眼的血淋漓,还不得不盯着,生怕一点差错就毁了蒋璃这根小手指头的美观。

????不过……

????都被她切了,还谈什么美观?

????蒋璃现在满脑子转悠的都是对蒋璃全新评价:狠心、恶毒……这俩词儿循环往复的,直到,完成缝合。包扎完的瞬间,蒋璃在心里嘟囔了句,终于他奶奶的完事了!然后才惊觉,自己后背一层冷汗,衣服都打湿了。

????抬眼再看饶尊,他也好过不到哪去,额头上都是汗,顺着脸颊往下淌,脖领子也是湿哒哒一片。

????蒋璃坐在那,还不忘点评一句,“阮琦你这个护士做得不称职啊,怎么都不帮着饶大夫擦汗呢?汗珠子掉我手指头上感染了怎么办?”

????“还剩点线,你看我要不要把你的嘴顺便缝上?”饶尊没好态度道。

????“你们别这样,断指总比没命强吧。”蒋璃知道饶尊心里还有气,跟他们摆事实讲道理,“如果我把流血的手伸井里,那后果就是丧命。换做你们也一样,一旦受伤严重,想走出大漠压根不可能。倒不如我切了手指,将伤害降到最低,最起码咱们都能活着出去。”

????道理是这个道理,但流血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。

????阮琦叹气,朝着她的包努努嘴,“可是,如果你想继续开发配方的话,那点泫石结晶体根本不够吧?除非真扔一个人下去,要不然结晶体的产量太小。但,以人骨喂养原料这种事太可不取了!”

????“是,所以我现在终于明白秦川祖先不再继续开发配方的原因了,那只流血的手其实就是先祖给他们的警告。”

????蒋璃接过饶尊递上来的水壶,喝水补充些体能,然后继续说,“自古以来,千奇百怪的原料其实多不胜数,古时候甚至都有将人骨血肉喂蛊虫当成原料的例子。原料其实也进化的,会随着时代的变更而优胜劣汰。现如今我们看到的大多数原料都是好采取好操作的,也是温和安全不碰触道德底线。泫石不可取,代价太大,因此,它也注定是要被时代淘汰的。”

????“它未来的命运怎么样我不管,你的命我得担着,既然泫石都拿到手了,我们赶紧返程。”饶尊已经将包都收拾好了,转头对手下说,“人上飞机后立马去医院。”

????手下点头。